3.7億用戶的文旅大生意!二次元人群的消費自白:我們到底在買什么?

二次元IP如何給旅游目的地賺錢?

“雙11”即來,“剁手”停不停?在執惠采訪的幾位二次元用戶中,他們多表示因收入或支出變化,會適度減少預算,但應該停不下來。

他們中,有人在此前的“雙11”、“雙12”接連買入二次元產品,當時她月收入為0,為此花掉了大半積蓄;有人為打卡動漫場景地,特意去福建、日本進行“圣地巡禮”,還有人為觀看虛擬偶像的演唱會,接連購買SVIP門票……

二次元用戶有多少?參考伽馬數據,其推算認為2018年中國二次元用戶規模達3.7億,其中泛二次元用戶2.7億人,核心二次元用戶1億人。而隨著二次元的不斷破圈,這個用戶的體量預計還將擴增。

二次元IP有多強?有電商平臺數據顯示,其帶貨能力甚至超過不少一線明星;虛擬偶像可匹敵真人明星的一線或頂級流量。

那么,這些堪稱“耀眼”的數據下,文旅的二次元生意將有多大?這個門類的生意可以怎么做?文旅企業如何真正“戳”中二次元用戶的心坎?

且往下看。

月收入為零,花掉大半積蓄也要買二次元產品

天貓今年7月發布的《二次元IP帶貨能力》報告顯示,二次元IP奧特曼周邊產品在天貓的成交人數,是楊冪同款的2倍多。而排名前五的二次元IP,帶貨能力甚至超過不少一線明星。

淘寶方面的數據也顯示,去年“雙12”期間,二次元行業的銷售額同比增長近90%,開場19分鐘,一家cosplay服裝店鋪的銷售額就已經超百萬元。

這些數據背后的動向是,二次元世界已不復此前的小眾,破次元璧、破圈更為明顯,而在90后、95后或00后的生活中,二次元已是其中一部分,追動漫、買手辦等周邊產品比如cos服(cosplay服裝)已是正常連番動作。

去年“雙12”,93年的亞亞沒能忍住, “本來沒打算‘剁手’的,結果看到了《狐妖小紅娘》涂山蘇蘇和涂山雅雅的cos服,還是沒忍住買了兩件,但不到1000塊錢,就還好?!保ㄗⅲ和可剿賬蘸屯可窖叛攀嵌逗『炷鎩返牧礁鮒饕巧?/p>

其實,在去年“雙11”,亞亞購買cos服、周邊產品、手辦等二次元相關產品,已花費近3000元。當時她正在備考研究生,月收入為0,總積蓄不到2萬元,除掉近一年的房租及日常一般開支等,上述兩筆消費花掉了剩余積蓄的一大半, “那是一段吃頓炒菜都覺得奢侈的日子?!被購蒙畹娜叱鞘?,消費不是很高。

但如果與亞亞往年在二次元方面的消費相比,這兩筆近4000元的支出,著實算少?!耙鄖懊吭露薊崧蛞恍?,大概(每月)在1000元上下吧,但是現在不行了,沒錢?!毖茄撬?,自從沒收入以后,她把花唄的消費額度調低為1000元,“為了不剁手?!貝飼?,她會從花唄無限制透支一部分(包括日常支出)。

可每每看到讓自己心動的cos服裝,亞亞猶豫再三后可能還會選擇從其他方面勻出一部分錢,比如前述提到的《狐妖小紅娘》cos服裝。

亞亞說,買cos服裝最主要的是讓自己開心,她會想象自己穿上服裝變成角色形象的樣子,比如一身紅妝的涂山蘇蘇,在她看來,簡直可愛到爆炸!

她曾嘗試自己制作動漫角色的cos服裝;為貼補消費支出,她還曾嘗試做妝娘,去動漫展上為別的coser化妝,一個妝面收費50元左右,但化一天妝的收入,還不夠她買一個手辦的消費。她記得之前有一次去漫展給coser化妝,收入100元,結果一個雪女手辦就花了480元,這還不算她在動漫展周邊的消費。

為了心頭所好,有一定消費能力且消費欲望較強的二次元用戶“剁手”不停,正在撐大這個市場,前瞻網曾有預測,到2020年,我國動漫衍生品的市場規模,或將超1000億元。

圣地巡禮:二次元IP怎么給目的地賺錢?

二次元IP正在形成更大的文旅生意。

前不久,騰訊動漫與合作企業簽約,未來將以《狐妖小紅娘》IP為核心,在杭州打造中國首個國漫主題旅游景區?!盎雇ο肴タ純吹??!毖茄潛硎?。

結合知名動漫IP背后巨量的粉絲群體,以及沉浸式體驗需求、數字化技術匹配等來看,“國漫IP+文旅”的產品打造落地模式,預計還將更多出現。暫時不詳談這些產品最終的打造落地及運營模式,單說市場需求,就有很大的想象空間,近年來盛行的“圣地巡禮”,可作為相應佐證。

所謂圣地巡禮,簡單說,就是去動漫場景地走一遭,有點“朝圣”之意。而被抬升為“圣地”的動漫中的場景,可能就是日常所見場景,或一些帶有文化底蘊的建筑等,比如2016年大熱的日本動漫《你的名字》中男女主都待過的一個天橋,就是東京信濃町站前的人行天橋。

但蜂擁而至的粉絲,乃至“破圈”帶來的循環效應,賦予了這些地方不一樣的“光環”。

2016年,除了《你的名字》,國漫《大魚海棠》也在國內上映,其中不少代表場景來自福建土樓。2017年年中,黎陽計劃來一場“圣地巡禮”游,先從北京前往福建,再前往日本。

去福建,主要是看《大魚海棠》中椿(女主角)的“住所”——福建永定土樓,以及椿在影片中跑過的長廊——濟行橋,這是福建現存最古老、?;ぷ鍆暾?、歷史最久遠的“風雨橋”之一。其中永定土樓在2008年被列入世界遺產名錄,2001年成為5A級景區。

去日本,黎陽主要去看《你的名字》在東京的取景地,順帶買一些手辦。除了前述的信濃町站前的人行天橋外,他還去了須賀神社、新宿站、國立新圖書館、四谷站、代代木大廈等地方。

須賀神社前的一段臺階在電影中是經典場景,主角瀧和三葉在這段臺階上相遇,猶豫再三終于回頭的場景,戳中了不少人的心,黎陽就是其中之一,“反復看了很多遍吧?!?/p>

在踏上這段臺階后,黎陽也會想象著電影中的場景,自己回頭看一眼,但除了來來往往的人群,其實也看不到什么?!叭綣麓文艽排笥牙?,就可以兩個人對望,應該會很有感覺?!彼?,自己很注重場景體驗感。

目的地、文旅企業也意識到“圣地巡禮”帶來的機會,有了不少分羹動作?!賭愕拿幀吩諼夜孟氯氈鏡纈捌狽抗誥?,攜程快速推出了《你的名字》同款旅游線路,據人民網報道,這條線路在APP上線三天,就有數萬人點擊。而早前,多家旅游網站曾推出了“灌籃高手”的旅游線路。

螞蜂窩旅游網副總裁、旅游電商事業部負責人都斌在今年初和日本動漫旅游協會達成戰略合作的簽約儀式上透露,螞蜂窩平臺上產生的UGC內容中,2017年提及“巡禮”的次數同比增長了136%,2018年上半年同比漲幅為313%。

據新華社報道,2017年日本接待外國游客數量超過2800萬人次,同比增加20%。結合《你的名字》2016年12月的上映時間,不難猜想,其“圣地巡禮”帶來的游客量有一定貢獻。

而日本國家觀光局之前公布的一份數據顯示,2018年共有3000萬外國游客到日本旅游,其中14%是因為喜歡日本動漫而來。

再說到永定土樓,其趁著《大魚海棠》上映前后的熱度,也曾推出一系列的宣傳活動,比如講述《大魚海棠》與永定土樓的淵源、推出永定土樓尋找“椿”姑娘等一系列活動,同時借助攜程、同程等平臺,推廣永定土樓相關旅游產品。

在2017年國慶期間,永定土樓還專門推出了《大魚海棠》元素體驗區,將動漫中的元素搬至線下,以滿足游客的體驗需求。

黎陽來到土樓時,上述體驗活動還沒推出,只在土樓逛了一圈,將其與電影中的場景進行匹配,他不太在乎土樓本身所承載的文化,只是想找到動漫中那美輪美奐的景色, “一種直達內心、無法言說的美?!?/p>

但他也發現, “經過藝術加工后的場景很美,但現實與理想往往存在很大差距?!?/p>

這其實也提出了一個需要更多思考的問題:大熱的動漫電影,捧火了一個個“圣地”,帶來了一批批的打卡人群,但現實的場景與動漫中的真實差距,可能會迅速消弭掉那種神秘或美好帶來的期待,打卡后,落差之下,這些“圣地”是否需要更多的運營,又將如何更好的運營?它們的體驗產品或服務等,可以如何豐富或延伸?比如永定土樓,推出上述體驗活動已有這方面的邏輯,但如何將體驗產品做相應的迭代升級,形成更持續的吸引力,也是需要琢磨的。

虛擬偶像:頂級流量背后的文旅大生意?

二次元與旅游的連接,乃至向旅游的滲透,目前可以看到更多動作,虛擬偶像算是其中一個顯例。

公開信息顯示,今年6月,法國海島城市新喀里多尼亞旅游局與國內視頻平臺合作,打造中國漫畫虛擬偶像海外行,包括新喀里多尼亞邀請國漫虛擬偶像《狐妖小紅娘》涂山蘇蘇、白月初、《快把我哥帶走》時分、時秒出任“新喀里多尼亞特邀體驗官”,大致邏輯是它們組成虛擬偶像旅行天團先行感受海島游,為虛擬偶像粉絲帶來沉浸式旅行互動體驗。

更具體的是,新喀里多尼亞旅游局結合四位虛擬偶像的特性,搭建出虛擬情侶、兄妹(朋友)的海外旅行場景,同時還為四位虛擬偶像聯合定制了一份獨家旅游路線圖,介紹海島資源等,這些都是為了對標現實中的客群出游模式,滿足不同年輕群體的出游需求。

既稱之為偶像,關鍵在于這些虛擬偶像背后龐大的粉絲群體。據騰訊動漫的公開信息,歷時4年,《狐妖小紅娘》四年間,創下騰訊視頻單平臺近30億、全網53億的播放記錄。

一些虛擬偶像擁有匹敵一線真人偶像的號召力,它們同樣有流量、代表作和粉絲,全息投影技術、聲音合成軟件等,給了它們“生命力”。

在剛剛過去的2019天貓雙11開幕盛典上,虛擬偶像洛天依(被稱為“國內二次元歌手一姐”)作為嘉賓,演唱了一首原創歌曲《追光使者》。

undefined

而在今年7月,2019 年嗶哩嗶哩動畫的線下活動 Bilibili Macro Link(簡稱 BML),上,洛天依與另一虛擬偶像初音未來(被稱為“世界第一公主殿下”)等還進行同臺演唱。

數據顯示,上述BML從2013年最初800聚集的小型演出,已經發展成為一場近萬人齊聚的全息演唱會,而票價自然也是水漲船高,堪比一場一線歌手的演唱會門票。

據了解,BML全息演唱會今年SVIP門票價格已漲到1480元,較頂級流量TFBOYS合體的六周年演唱會的SVIP門票僅僅低了400元。

96年的馬杰當時就買了一張BML全息演唱會今年SVIP的門票,他認為票有所值,因為這場演唱會上,初音未來首次登上BML舞臺,且和洛天依將首度同臺演唱歌曲。這是一種什么樣的場景?“就好像兩個從來不同臺的天王級歌手突然同臺一樣?!?/p>

馬杰正計劃繼續為虛擬偶像掏腰包。

11月6日,初音未來的巡回演唱會將在北京開唱,馬杰剛從票務平臺花費1300多元預定了一張SVIP的內場票。在此之前, 他剛剛預定完一張初音未來上海演唱會的門票,花費超過1000元。

早在8月初,他剛在china joy上看完初音未來的展覽,買了1000多元的初音未來手辦,至于這些手辦的差別,僅僅只是因為動作不同、發色不同或服裝不同。

可以預見,諸如上述虛擬偶像以及更多類同偶像,基于龐大的粉絲群體和消費黏性,在新技術的繼續發展、景區及目的地的產品、客流拓展需求等助推下,落地的文旅場景、打造的產品等,還將繼續擴充。

(文中所涉采訪對象均為化名)  

評論:

登錄 后發表評論
真人百赢棋牌官方下载 pk10开奖结果导出 新疆喜乐彩开奖 拼多多投入大才能赚钱吗 北京pk10官网 悠洋棋牌官网大厅 股票融资账户 本期福彩中奖号是什么 河北11选5软件下载 2013网络游戏赚钱排行榜 白山棋牌游戏官方下载 承包快递一片赚钱吗 双色球复式 69棋牌游戏大厅 side project赚钱 什么季节卖金鱼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