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色小鎮的十字路口,向左還是向右?

熱潮退去,方能顯現誰才是真正的特色小鎮?十字路口,哪里才是前進的方向?

2016年以來,在特色小鎮政策的支持下,我國自上而下,中央和地方紛紛開始了轟轟烈烈的小鎮建設,據不完全統計,建設完成和在規劃的小鎮數量達到驚人的2000余個。行業內亂象百出,截至2018年12月31日,看似一派繁榮的特色小鎮,全國上下聯動淘汰整改了419個“問題小鎮”。熱潮退去,方能顯現誰才是真正的特色小鎮?十字路口,哪里才是前進的方向?

失敗特色小鎮哪里不“特”了?

特色小鎮概念是由浙江省于2014年首次提出,并于2015年頒布了《浙江省人民政府關于加快特色小鎮規劃建設的指導意見》,指出“特色小鎮是相對獨立于市區,且有明確產業定位、文化內涵、旅游和一定社區功能發展的空間平臺,區別于行政區劃單元和產業園區”。很明顯,特色小鎮重在“特”,而這個“特”就是一個具有鮮明特色的產業。

根據《通知》規劃,到2020年,培育1000個左右的特色小鎮,但根據全國20個省份提出特色小鎮創建計劃,總計劃數量已經遠遠超過1000,達到1500余個。更有相關平臺統計,特色小鎮數量將至少出現2000個。這其中包含國家級特色小鎮第一、二批,共計403個。

從數據來看,特色小鎮在我國的建設,呈現一派欣欣向榮的現象,涌現出一批產業特色鮮明、要素集聚、環境優美、宜居宜業的特色小鎮。但是針對不再“特”的小鎮,今年5月17日,根據國家發改委新聞發言人孟瑋在新聞發布會的發言:目前已經淘汰整改了427個“問題小鎮”。這些特色小鎮,已丟失了特色。具體表現為:

1.忽略文化要素,盲目定位設計

特色小鎮尤其是以旅游業為主的特色小鎮,缺乏深入的文化挖掘,忽略在地民眾文化的需求方向,盲目定位和設計,導致特色小鎮的呈現,與周邊風土人情格格不入,環境不容納,民眾也不接納。最典型的代表便是龍潭水鄉的失利,這座位于西部的融合江南風情與川西特色的水鄉,空有好皮囊,缺乏文化凝聚,只是一群建筑的堆砌。

2.注重在地特色但缺乏差異性,可替代性強

特色小鎮選址往往具有趨同性,即同一區位上,會有多家項目落地,由此產生的問題就是對在地特色的理解的基礎上,容易得出相同的結論,從而產生同質化競爭。白鹿原是老少皆知的超級IP,圍繞這個IP發展起來的白鹿原民俗文化村卻成為西安慘淡的旅游景區,缺乏差異化的思考,造成共有的白鹿原IP產出的結果呈現同質化,加之產品單一,同質競爭導致效益遞減。

3.巧立名目,產業園區成特色小鎮

浙江特色小鎮的發展經驗告訴我們,特色小鎮的最大的一個特點就是“非鎮非區”,秉持“生產、生活、生態”三生融合的理念和“產、城、人、文”四位一體的理念。因而特色小鎮不是產業園區,而是企業協同創新合作共贏的社區;不是政府主導,而是企業、市場、政府共同合作的創業創新的空間。然而當下產業特色小鎮的建設,卻出現了把“產業園區”當成“特色小鎮”。

4.偷換概念,實為房地產項目

開發特色小鎮的企業中,大部分為房地產商轉型做文旅,投資特色小鎮。出于地產商的固有邏輯,以及當下政策對土地的嚴控,導致拿地困難,地產商轉而借特色小鎮的名義“圈地”,開發地產,而忽視了特色小鎮的核心是產業。對于一個沒有產業的小鎮來說,就是赤裸裸的房地產項目。這樣的小鎮有“城”無“產”,難以留住人口,對于經濟發展也是暫時性的,不具有可持續性。

當然,除此之外,特色小鎮還有其他失敗原因,譬如選址不恰當,交通不便;急功近利,缺乏整體規劃,導致后期運營與初期設計不符;缺乏規范,招商同質化嚴重等。

政策新風向下誰能迎風而立

基于特色小鎮發展的頻頻亂象。政策層面,國家嚴厲管控、建立規范,廢除“一次性命名制”,轉而實行“創建達標制”,不達標者淘汰。

2017年12月,國家四部委聯合出臺《意見》,規范推進各地區特色小鎮和小城鎮建設,不能把特色小鎮當成筐、什么都往里裝,要嚴防政府債務風險,嚴控房地產化傾向,嚴格節約集約用地,嚴守生態?;ず煜?。并強調,不能盲目把產業園區、旅游景區、體育基地、美麗鄉村、田園綜合體以及行政建制鎮戴上特色小鎮“帽子”。

2018年8月,國家發改委辦公廳下發了《關于建立特色小鎮和特色小城鎮高質量發展機制的通知》,根據政策文件要求,以引導特色產業發展為核心,以嚴格遵循發展規律、嚴控房地產化傾向、嚴防政府債務風險為底線,以建立規范糾偏機制、典型引路機制、服務支撐機制為重點,并指出要堅決淘汰一批缺乏產業前景、變形走樣異化的小鎮,確保特色小鎮建設沿著健康軌道前行,要求省級發改委,每年12月底將調整淘汰后的省級特色小鎮和特色小城鎮創建名單、數據報送國家發改委。

并且明確了特色小鎮的基本條件:“立足一定資源稟賦或產業基礎,區別于行政建制鎮和產業園區,利用3平方公里左右國土空間(其中建設用地1平方公里左右),在差異定位和領域戲份中構建小鎮大產業,集聚高端要素和特色產業,兼具特色文化、特色生態和特色建筑等鮮明魅力,打造高效創業圈、宜居生活圈、繁榮商業圈、美麗生態圈,形成產業特而強、功能聚而合、形態小而美、機制新而活的創新創業平臺?!閉饈親?016年特色小鎮建設以來最明晰的界定。

《關于建立特色小鎮和特色小城鎮高質量發展機制的通知》中具體標準如下:

明確了推薦的特色小鎮的六大方面,即(1)主要運行模式,(2)特色產業發展,(3)宜居宜游水平,(4)特色文化風貌,(5)機制政策創新,(6)可復制性經驗等從而進行推薦。

將可量化評價指標類別及細化指標分別進行了列舉,其中特色小鎮3大指標類型17個細化指標,三大指標類型為“宜業”、“宜居”、“宜游”。 特色小城鎮3大指標類別18個細化指標,3大指標類別為“經濟發展”、“公共服務”、“綠色生態”。

十字路口,特色小鎮路在何方?

國家政策層面的把控和地方政府的考核,促使真正的特色小鎮能夠脫穎而出,樹立行業規范,建立健全特色小鎮的培育機制,造就一批產業特色鮮明、要素集聚、環境優美、宜居宜業的特色小鎮。

在此關鍵的時間節點,特色小鎮該走向何方?如何破局?

1.基于在地文化,深化頂層設計

產業是特色小鎮的硬核,那么文化就是特色小鎮的軟實力,是特色小鎮的靈魂。如何在小鎮建設中形成特色文化,為小鎮注入靈魂。則需要從宏觀上把握文化元素,進行頂層設計,將文化融入到小鎮當中。在此方面烏鎮的建設值得借鑒。烏鎮作為典型的江南水鄉,在眾多古鎮中,能夠成為佼佼者,并與時俱進,成為互聯網大會、烏鎮戲劇節的舉辦地,其實暗含了烏鎮的轉型。多次轉型成功原因很重要就在于文化立身,圍繞在地文化,并與國際接軌,進行頂層設計。用烏鎮掌舵人陳向宏的話:“烏鎮賡續傳統的,以文化帶動旅游,正在形成文化向心力和文化輻射力?!?/p>

2.區位優勢,便捷的交通是小鎮生存的重要因素

就特色小鎮的選址原則,上海交通大學特聘教授、中國發展研究中心主任陸銘曾有過一個通俗易懂的解釋:“就好比開餐館,你如果菜品多,做出的菜味道好,那不管你開的店離城市多遠,總還是會有人光臨的,因為別人愿意花費時間成本去品嘗;如果你炒的菜沒什么特色,你就應該選擇離城市近一點?!貝誘餼浠拔頤遣荒芽闖?,區位很重要,這也是為什么特色小鎮很大部分都是集中在華東地區,尤其是長三角等經濟發達地區了。

3. 合理運用PPP模式,鼓勵社會資本培育特色小鎮

中國城市和小城鎮改革發展中心首席經濟學家李鐵認為浙江的特色小鎮經驗為全國特色小鎮的建設指明了一條路:“特色小鎮有一個重要的特點——其產業完全按照市場規律發展起來,自發形成,并不是由政府推動?!痹詿?,政府應該做好基礎設施的建設,吸引社會資本參與特色小鎮的建設,建立政企合作模式,以企業開發為主,政府主要起到托底的作用。

4. 打造特色產業,具有明顯的主題性

特色小鎮的核心在于產業。我國特色小鎮的建設大多是“從無到有”的過程,因而,在挖掘當地特色的基礎上,打造特色鮮明的產業,并形成一條以此產業為主題的產業鏈,實現一二三產融合,三產聯動發展。這類優質案例,國外不勝枚舉,如微信推送過的瑞士格拉斯香水小鎮,基于在地特色,深入打造以香水為主題的產業,一產形成了規模龐大的花草種植業,二產形成為了香水生產業,三產則是依托花海和香水的知名度,形成了以香水為主題的旅游業。

特色小鎮的培養,離不開三個維度,即政府、企業、社會(市?。┑奈?。在這三個維度下,特色小鎮發展的可持續性主要體現在產業興旺、文化延續、保障民生權益、倡導人的和諧發展層面。因而面對當下小鎮的淘汰機制,小鎮的發展要必須要做好長遠的規劃設計。當然,一切的規劃設計、文化挖掘等等都要遵循政策風向標。如此,特色小鎮在這十字路口方能找到真正前進的道路。

*本文來源:微信公眾號“境鑒LeisureInsight”(ID:leisureinsight),作者:Arthur,原標題:《特色小鎮丨特色小鎮的十字路口,向左還是向右》。

評論:

登錄 后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