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來者OYO攪局,單體酒店進入“飆速”正面戰

單體酒店是2019年酒店業的一大熱點,有人預測這將是最有看頭的酒店板塊。5月底,同一城市,同一時間的兩場發布會更印證了這一預測。

5月30日,中國酒店巨頭之一的華住集團攜剛剛成立百天的H連鎖酒店正式在成都亮相,與此同時,進入中國18個多月的印度經濟連鎖酒店品牌OYO也在成都開了“OYO酒店2.0”的戰略升級發布會。

華住集團創始人季琦在H連鎖酒店發布會上,率先表示“我們不需要像ofo這樣的‘一地雞毛’”。

半小時后,OYO酒店合伙人兼CFO李維發出了“15個月VS15年”的對比。李維表示,在過去15個月里,OYO酒店在全國擁有超10000家酒店,而有酒店同業用15年的時間才發展了4000余家酒店。

同一競爭賽道的兩場重量級發布會、火藥味夠濃的口水戰,將今年單體酒店市場的競爭推向了一個小高潮。

百天開店3500家,OYO酒店發展速度引“燒錢”質疑

2017年11月,OYO酒店進入中國,并在深圳開了第一家酒店。100天后,OYO酒店已經在中國市場開拓了200個地級市(600個縣級市)、3500家酒店和160000個房間。截至2019年5月底,OYO酒店在全國已擁有超過10000家酒店、50萬間客房,續約率達97%,并聲稱已經成為國內最大的單品牌酒店,以及中國第二大酒店集團、全球第六大酒店集團。

OYO酒店的發展速度為其在中國單體酒店市場的競爭營造了領先優勢,發展速度是OYO酒店的特色,也是如今被詬病最多的一點。在中國邁出第一步時選擇的“武器”就是速度,OYO酒店首席發展官胡宇沸表示,關注增速才能獲取規模優勢,酒店連鎖就是一個規?;納?,規?;?,才能顯現出技術、管理帶來的優勢。

不收取加盟費是OYO酒店在進入中國市場后得以飛速攻城略地的一大主因。與H連鎖酒店要求加盟門店月收入不低于9萬元、平均客房價在120元至400元、酒店必須具有消防許可證等的加盟標準相比,OYO酒店多以分布在三線及以下城市,客房數量小于80間,無品牌、無運營管理經驗、收益率低下的酒店為加盟目標。

扎根二三線及以下城市的這些中小單體酒店,也成為了OYO酒店迅速擴張的助力。而這樣的一種發展模式,被外界更多解讀為“燒錢模式”?;【頻曇糯詞既思岸魯ぜ劇贖連鎖酒店發布會上甚至意有所指地公開表示,“我們要創造價值,不是說燒錢、忽悠、吹牛,然后弄得像小黃車一樣,一地雞毛”。

而李維說,“OYO的錢燒哪兒了?實際上我們90%的錢花在了自己的人上面,你看到我們補貼業主、補貼客戶嗎?我們跟滴滴不一樣?!崩釵?,OYO酒店口袋里面有很多錢,現在不需要急著去融資。

不收加盟費成單體酒店加盟基本條件

OYO酒店高管在接受媒體采訪時表示,雖在深圳酒店數量已有200多家,但OYO酒店暫時仍未有進入上海和北京的時間表。目前,速度依然是OYO酒店優先發展的重點,為盡快實現其2019年在全國擴張到20000多家酒店的目標,OYO酒店在成都發布會上公開了“OYO酒店2.0”的戰略。

OYO酒店將中小單體酒店的品牌化模式從“支付加盟費、簡單抽成”的方式,轉變為品牌方與業主“共擔風險、共享收益”。OYO酒店首席收益官朱磊表示,OYO酒店將與簽約業主共同承擔經營狀況波動、市場形勢變化所帶來的風險,并加大對物業更新的投入,為酒店提供更多流量,提升經營收。新的加盟條件將OYO酒店的收益與酒店業主的營收進行了進一步的捆綁。

OYO酒店升級了單體酒店的加盟標準,但對于更多進入該市場的參與者而言,“不收加盟費”才是這一市場的基本門檻。據悉,華住集團新推出的H連鎖酒店的加盟標準,目前就“不收取加盟費,只收管理費,且在市場推廣階段,只收營業額3%的費用”。今年1月,美團在華南試水的“輕住酒店”,同樣不收加盟費,今年4月,同程藝龍推出的OYU酒店,也免除加盟費、保證金。

國內單體酒店市場規模接近1萬億元,OYO酒店是不是“攪局者”?

華住集團新推的H連鎖酒店的目標市場與OYO酒店高度重合,前者以平均客房價在120元至400元之間的中端品質單體酒店為目標,后者官網顯示的酒店價格定位在100元至200元。作為OYO酒店進入中國市場前的投資人之一,華住集團與OYO酒店如今的正面對決并非巧合,且也早在李維的預料之中。

李維認為,OYO酒店在中國市場的真正競品只有華住。如今華住正式進入單體酒店市場,李維認為這說明以季琦為代表的華住已經警醒,并意識到了危險。但他認為華住警醒不夠早,因為OYO酒店已通過高效的人效、技術等優勢鑄造了良好的領先優勢。

同一賽道競爭,“飆速”成為必然。對比OYO酒店官宣的100天進度,H連鎖酒店CEO夏青寧也公布了類似數據:H連鎖酒店創立100天至今,已經覆蓋全國80個城市,加盟酒店超過500家,總房間數超30000間。預計2019年年底加盟酒店數達3500家,2022年底超過20000家。

其實,在單體酒店市場的競爭上,其他參與者也紛紛加入了“飆速”賽道。自去年10月以來,攜程、美團、同程藝龍紛紛入局,且同樣展現出了“飆速”的態度。今年1月試水的“輕住酒店”,目標是到2020年可以覆蓋全國500個城市,規模達到1萬家酒店。今年4月推出的OYU酒店,短期目標是實現2000家酒店的加盟。

如今這一市場競爭已進入白熱化,而越來越多的參與者與單體酒店龐大的市場存量有一定關系。據《中國酒店產業報告》數據顯示,中國酒店存量市場中有約92萬家單體酒店,占比超過85%,可觸達的市場規模接近1萬億元。

市場存量的可觀性及越來越多參與者的進入,使得中小單體酒店開始進入一個“繁榮”狀態,但在中國旅游協會副會長、秘書長張潤鋼看來,行業的“繁榮”并沒有真正解決問題。張潤鋼表示,“隨著資本的入場,部分酒店管理公司忽視了以提升單體酒店整體服務質量為根本的創業初衷,簡單采用互聯網的‘燒錢’玩法,這不利于行業的健康發展”。

中國飯店協會專家委員會主任張明厚則表示,如今被視為“攪局者”的OYO酒店所在的單體酒店市場的競爭,與數年前7天酒店等經濟型連鎖酒店對傳統酒店集團錦江、首旅等發起的挑戰一樣,當時7天酒店等經濟型連鎖酒店同樣被視為“攪局者”,如今回頭看,正是這些“攪局者”改變了中國酒店業的結構、豐富了中國酒店業的業態。

*本文來源:新京報,作者:王真真,原標題:《外來者OYO攪局,單體酒店進入“飆速”正面戰》。

評論:

登錄 后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