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宿”變成“民訴”,那些說好的詩和遠方呢?

以前,民宿似乎是那些“說走就走”的文藝青年的專屬,現在連理工男也都要進來掘金。不管成功與否,這都應該算對行業的貢獻。

1、無論城市還是鄉村,民宿都在被吐槽

如今在任何大城市,尤其是旅游城市,到OTA網站上搜尋“民宿”,都會出現大量房源。

不過,這些民宿跟我們想象的“鄉村民宿”不同。它們大多是租賃小區閑置房屋開設的“網約民宿”或者叫“共享民宿”。

開設在小區里的民宿是否合法,是否需要相關證件?這個目前尚有爭論。不過這些民宿存在的“住改商”、擾民等問題屢屢引發小區居民投訴,雙方甚至大打出手。有報道稱:僅在上海,類似的投訴每月就超過100起。

小區內的“民宿”在口水中茍活,那些大眾理解中的“鄉村民宿”,日子也沒有好到哪兒去。

同樣在OTA上搜尋鄉村民宿,會看到大量被“美顏”過的靚麗圖片,但滿懷期望地趕去后發現,居然是鄉村的小客棧或者豪華版農家樂。不難想象,游客會怎樣在網站上留言吐槽。

至此,不管是城市小區內的“民宿”,還是鄉村里的民宿,都終于成為“民訴”!

可是,我們說好的生活方式呢?說好的老板娘(主人)文化呢?說好的詩和遠方呢?

2、住過那么多民宿,突然開始懷念酒店

有人說,不對。鄉村里還有很多爆紅的民宿呢?它們可是名利雙收的網紅。

沒錯,目前鄉村民宿呈現出兩種極端形態。一方面是精品酒店、設計師酒店等以民宿的名義在搶奪市場風頭,并在媒體的助力下引導社會輿論;一方面是升級版的農家樂舉步維艱的討生存,僅僅依靠近乎“零人工成本”維持生計。

對于這些業態本身而言,精品酒店雖然視覺驚人,但選址區域往往競爭激烈,各種成本高企,同時,越來越追求標準化復制的“偽老板娘文化”,注定了難以應對日益多元的消費需求。

農家樂,包括豪華升級版農家樂,雖然成本低,但基本沒有服務可言,客單價低,消費者停留時間短,體驗感極差,口碑極差,復購率基本為零,延伸消費基本為零。

對于想住民宿的消費者而言,很尷尬的發現,要么迎頭碰上“價格遠超價值”的精品酒店,要么根本就是無法入住的農家樂。萬般無奈下,被迫放棄預訂民宿,轉而繼續預訂市區的酒店。

無怪乎有網友說:住過那么多民宿,突然開始懷念連鎖快捷酒店。

3、民宿界會不會出現“如家”?

前文說,當前民宿呈現兩種極端。一種極貴,一種極差。那么,有人會問,當年如家等連鎖快捷就是在星級酒店和小旅館的縫隙中殺了出來,那么民宿界會不會出現“如家”呢?

從商業的角度上講,似乎很有希望。在動輒數千元的精品酒店和百元的農家客棧之間,確實需要有業態來填充。

不過,如果真的出現標準化的連鎖,那么這還是民宿嗎?還能兼顧個性、溫度、老板娘文化嗎?2016年如家準備進軍民宿時,一位知名民宿老板娘曾撰文稱:你們(酒店集團)真的做好開民宿的準備了嗎??!?/p>

她直言:對,你們有足夠的資金,有成熟的營銷模式和分銷渠道,有強大的會員基礎,有牛逼的系統軟件、設計裝修,還有充足的傳統酒店的人才儲備……

但是,你有沒有一個不會跳槽、熱愛講故事并且有故事、精力充沛、記憶超強、細心、耐心、貼心、熱心、修得了馬桶、搞得了衛生、近能搞好鄰里關系、還能搞定各路大神的人?

當然,狼性的商業文明可能沒這么瞻前顧后。幾乎可以肯定的是,這個行業會有越來越多的“如家”出現。

只是,連鎖化的民宿,會不會迎來更瘋狂的口水呢?

4、民宿的“民”究竟是居民,還是村民?

把城市小區里的房子改造成旅館,稱之為“民宿”;集團公司在鄉村開設連鎖精品酒店,也叫“民宿”;許多人在景區旁邊開個旅館客棧,對外都叫“民宿”。

那么到底啥是“民宿”?或者說啥是“民”?

小區里的民宿主會說,我們是居民的房子,也算“民”??;集團公司說,我們租村民的房子,當然叫“民”;新建的旅館客棧說,我們是當地民居風格,也是“民”。

當然,如何起名是你的自由,但如果你骨子里還是做旅館的思維,改名叫“民宿”并不會讓你的經營發生質變。

隨便把一棟老宅改造下,也可以叫民宿。但這只是改變外在的形式,并沒有植入民宿的精神內涵。

真正民宿的 “民”,首先是農民,其次是民居、農本、鄉土。

那么,既然是農民,勢必要還原到土地、農村的生態下;是民居,就不能搞大、洋、怪建筑;是農本,就不能脫離農事勞作、農耕文化;是鄉土,就不能脫離田園、野趣、民俗、民風、鄉人、村事。

所以,民宿的“民”,應該是一種生態、一種狀態、一種生活,必須有靈魂、有生機、有人味。

5、口水四濺,仍有人跑步入場

雖然民宿已從之前的遍布鮮花掌聲,變為如今的“民怨四起”,但在更多有識之士看來,這個行業的風口仍在。

去年年底,以綠城服務集團為首的“物業派”住宿產品殺入行業,在默默成長一年后,旗下“優屋美宿Uhome”攜手公寓民宿預訂平臺“途家”,正式宣布加入民宿大戰。

今年年初,有著60年歷史的酒店大佬中州酒店集團,瞄準民宿個性化需求,推出了轉型新產品——中州·臻品民宿。

近日,前Airbnb全球副總裁、中國區業務負責人葛宏及其他兩位合伙人日前低調發布了民宿預訂平臺“悅宿”的研發消息。葛宏曾在Google從事廣告研發工作,是耶魯大學計算機科學碩士,清華大學計算機科學與技術學士。

以前,民宿似乎是那些“說走就走”的文藝青年的專屬,現在連理工男也都要進來掘金。不管成功與否,這都應該算對行業的貢獻。

至少,關于民宿的紛爭,遠未結束。甚至,大戲才剛剛開始。

*本文來源:微信公眾號“參見莊主”(ID:cjzz360),作者: ?頭張,原標題:《“民宿”變成“民訴”,那些說好的詩和遠方呢?》。

評論:

登錄 后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