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宿一出生,就带着原罪

从刚出道时的万众追捧,到最近的绯闻连篇,民宿虽然余热犹在,但不能否认:它正在从神坛走向人间,从整体繁荣走向多级分化。 我们发现,高端的民宿依旧热度不减,接地气的亲民民宿也不愁客源,但位于中间层次的精品酒店式民宿则出于尴尬的冷清状态。 这种多级分化,是市场的自然选择,更是民宿一出生就带着的原罪使然。

今年初,一篇大意是“95%的民宿都在亏损,民宿泡沫临近破灭”的文章在网上流传,引发很多人的转发关注。

 

莫干山镇劳岭村一位民宿老板看到这篇报道后,给笔者发来一条微信:我感觉没有这么夸张啊,我们村的几十家民宿生意虽然有好有差,但基本上都还是盈利状态。

 

第二天,笔者和裸心谷一位高管闲聊时,他说:现在裸心谷依旧要提前差不多一个月预定,生意和前两年没有太大差别。

 

一边是媒体报道中的哀鸿遍野,一边是部分民宿负责人眼中的热度不减,到底谁错了,还是都错了?

其实他们都没错。根据我们常年的跟踪调查,亏损数字虽未达到95%,但是这两年民宿行业整体下滑却是不争的事实。

 

但另一方面,整体的下滑,并不能掩饰局部的繁荣。


如果我们把民宿分为高端豪华民宿、中高端民宿和普通精品民宿的话,不难发现:以裸心谷为代表的高端民宿依旧一房难求。

 

同时,在莫干山以及其他地区,一些返乡青年利用自家房子,或者租下村民房子打造的普通精品民宿,也都获得了不错的客流。

 

反倒是,许多设计师们或者白领们打造的中高端民宿,虽然建筑美轮美奂、装饰调性十足,但最终整体经营不佳,贡献出了95%的数字。

 

同时,如果我们换个维度,以情怀与商业的角度来划分民宿,还会发现:真正完全以情怀来玩民宿的民宿主,或者完全玩商业追求盈利的民宿主,都可以爽得吃着火锅唱着歌。但既想玩情怀,又想着商业利益的民宿主,结果往往很不乐观。

 

这种尴尬的“微笑曲线”背后,即吻合了很多行业消费的趋势,也是民宿一出生就自带的原罪。

2011年,恰逢我国中产崛起和乡村旅游发展的转折和酝酿期,裸心谷推出后,凭借远离城市、寻求原乡、回归本源的理念,自己火爆的同时,也点燃了民宿发展的燎原之势。

 

之后,大批设计师、高级白领追着这股热潮,纷纷走进传统风景名胜区及城市周边,租房设计装修,开始经营民宿。


值得肯定的是,在设计师们的亲历亲为下,这些民宿无论是装修风格、装潢还是软饰布置,都有浓重的轻奢小资范儿,使得中国的民宿从出生开始,在硬件上就不落后于台湾、日本。

 

在推广上,每个民宿还都有一个或关于爱情、或关于回归、或关于自然、或关于梦想的情怀故事,这些故事的铺垫,再加上图片的渲染,一时间,住民宿,成为都市新青年的装逼利器。

 

再之后,这些民宿聚集地土生土长的青年,看到“钱都让外面人赚了”,于是纷纷返乡,改造自己的房子,尝试开门迎客。

 

至此,民宿界的三股主力军,开始形成鼎立之势,构建了完整的高中低端生态系统。

 

然而,这种看似高中低档搭配合理的结构,背后却暗藏了许多天生的缺陷。


以裸心谷为代表的度假村式民宿,凭借回归情怀、强力品牌,以及逐步完善的休闲配套,牢牢抓住了长三角地区乃至全国的跨国企业高管以及国内高端群体。在众所周知的国内消费文化中,除非有更高端的业态出现,否则这些民宿的地位很难动摇。

 

而那些返乡青年利用自家老宅,或者是低价租来的民房,低价简装修做的民宿,凭借亲民的价格,以及较强的主人IP,也能够在网上形成良好的口碑,进而吸引追求潮流的普通收入群体,以及一般外来考察团。

 

相反,倒是在民宿界占据数量和舆论主流的,以设计师民宿为代表的中高端业态,一边讲述者梦想情怀,一边要实现商业变现。


最终,论价格,由于巨大的房租和装修成本,注定定价不菲。论主人文化情怀,恰如我们所见,打理民宿的多是年轻的小伙子小姑娘,真正的民宿主甚至压根不常在民宿居住。


同时,民宿最初因“新奇”而产生的火爆,让善于建筑外观打造的设计师酒店,开始了盲目自信和变态竞争。最终,房间越来越少,单价越来越高,成为民宿行业的共性做法,或者说是“通病”。

 

更重要的是,这些租来的场地,很难有地理空间和时间空间去打造完善的休闲配套。而民宿真正的属性,恰恰不仅是居住,而是完整的休闲度假闭环。


试问,有多少人愿意花远超五星级酒店的价格,只为在一个漂亮房子里住一夜,还会多次重复来???

 

最终,“高不成,低不就”造成了这些中高端民宿的尴尬存在。


但这个窘状,似乎又不值得同情。如果说裸心谷等高端民宿只是借了民宿之名的度假村,普通民宿更像是区别于快捷酒店的特色住宿,那么,大部分中高端的设计师民宿,其实就是一个定价变态的奢华精品酒店。


这种精品酒店的存在,比拼装饰另类、比拼房间少、比拼定价高,从一开始就把民宿带偏了轨道,最终恶果自食,也将自己带入了万劫不复窘境。


评论:

登录 后发表评论